紅軍之鄉——巴中紅軍歷史回顧

紅軍之鄉——巴中紅軍歷史回顧

每逢“9·18”,在成都萬年場“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”前,前來祭奠的人絡繹不絕,總能見到幾位八旬老者——川軍抗日老戰士,神情莊重地敬獻花圈、長時間地低頭默哀。

八旬老紅軍

從1937年7月7日的“盧溝橋事變”開始,日本帝國入侵中華民國引發全面戰爭,至1945年8月15日,兩國軍隊鏖戰8年。期間,中國(含國共兩黨)軍隊共進行大規模和較大規模的會戰22次,重要戰役200余次,大小戰斗近20萬次,總計殲滅日軍150余萬人、偽軍118萬人。戰爭結束時,接收投降日軍128萬余人,接收投降偽軍146萬余人。在抗日戰爭中,中國軍民傷亡共3500多萬人,中國損失財產及戰爭消耗達5600余億美元。在這場偉大的衛國戰爭中,四川軍民為抗日作出了極大的貢獻。史料記載的數據令人震撼:一共有350萬川軍出川抗戰,占全國同期實征1405萬余人的五分之一還多。抗戰中傷亡的326萬國民革命軍將士中有64萬為川軍將士,其中1939年到1945年間,全軍陣亡的85萬人中有26萬川軍。川軍被俘人數是國民革命軍地方軍閥中最少的,整個抗戰中共2.4萬余人被俘,不到總人數的1%,而陣亡比例則高達1/3,在淞滬會戰中,川軍將士幾乎全部戰死沙場。后在棗宜會戰中,川軍再次成為主力,殲4萬日軍后有20余萬川軍士兵傷亡。在出川抗戰的6名中將中,有4名壯烈殉國,第一批出川的400多位團級軍官基本全部在前線犧牲。四川是在抗戰中為全國提供最多人力的省份,其陣亡將士亦居全國之冠。

巴中(轄通江、南江、平昌),曾經的全國第二大蘇區——川陜革命根據地的中心和首府,素有“紅軍之鄉”和“川東北氧吧”之稱。巴中作為紅色革命老區,那是鮮血染紅的,有12萬巴中兒女參加紅軍,為共和國浴血奮戰,4萬巴山兒女魂歸沙場,120萬人擁軍,援軍,可說是頃巴中全城之力,為中國革命成功不可磨滅,英雄自當亂世拔劍而起,不畏生死,為國為民,這是戰亂年代的巴中精神!出生在巴中這片土地上的我(當然還有更多千千萬萬的巴中兒女)自然受到巴紅色文化的洗禮,對當年巴中兒女艱苦卓絕的斗爭甚是敬仰,先輩們的前仆后繼深深地烙印在我們的心中。因此若要講述巴中的文化,巴中的紅色文化當然是最重要的了。

紅軍魂

1932年秋,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在第四次反“圍剿”中失利后,紅四方面軍撤離鄂豫皖革命根據地,同年10月他們在西征途中,先后同圍追堵截的國民黨軍隊,在棗陽、新集等一帶與進行了多次的激戰。翻越秦嶺山脈,轉戰千里,于12月上旬到達陜西省的南部山區。隨即發動群眾打富濟貧,在城固、西鄉建立了兩支地方游擊隊和馬兒巖區蘇維埃政權。1932年12月中旬,紅四方面軍在西鄉縣鐘家溝召開了干部會議、研究部署了軍事問題,經過熱烈討論,大家一致同意:立即翻越大巴山,占領通江、南江和巴中地區。紅軍從鐘家溝出發,經過三天三夜的急行軍,以大無畏的革命精神和百折不撓的英雄氣概,頂風冒雪,披荊斬棘,翻越了210華里的巴山天險。12月17日凌晨,紅四方面軍總部命令73師217團為先遣隊,先行出發。主力于19日相繼出動,沿著崎嶇艱險的棧道攀越,一路上風餐露宿。黨員、干部以身作則,帶頭幫助傷病員背東西,抬擔架頭部隊32團,解放通江城,守敵第2旅一個營及當地團防大部被殲。翌日,方面軍總部率11師及12師的兩個團,抵通江城,舉行隆重的宿營時主動上山拾柴禾,行軍爭先恐后涉足探險。如共產黨員陳松庭,深夜睡在草棚門邊,用身體為全班戰士擋風御寒,自己卻被風雪奪去了生命。正是在這種革命英雄主義和團結一致的精神鼓舞下,終于勝利地越過“巴山天險”。

王坪紀念石刻

18日,217團似神兵天降,突然出現在川陜交界的兩河口。21日,方面軍主力順利通過兩河口,繼進泥溪場。紅10師迅速渡過大通江河,紅軍一舉占領通江重鎮瓦石鋪。同時,紅73師在王樹聲、張才千的率領下,經涪陽壩向通江城西北之平溪前進,向南江發展。紅四方面軍總部則率紅11、12兩師直趨通江城。25日,紅12師先入城儀式,以慶祝紅軍入川后第一次解放縣城的勝利。紅軍解放通江城后,乘敵人空虛之際,迅速展開了部隊。紅12師由通江城西渡通江河經鸚哥嘴、殺牛坪,下楊柏河,上清江渡,向巴中逼近。紅11師由通江城南渡通江河向南面發展,策應紅12師進攻巴中城,其33團于12月底一舉控制了平昌縣得勝山要點,向江口(今平昌縣城)挺進。紅軍很快控制了以通江為中心的大片地區。接著在已解放的區域內相繼成立蘇維埃政權,大力開展打土豪、分田地的群眾運動。為了殲滅退守巴中之敵,1933年元月20日左右,紅11、12師各一部,由清江渡分兩路朝巴中包圍;一路經龍城寨、曾口場、甘泉山進抵巴中東南部;一路經右埡口、興文場、石筍塘、播入崗、化城(新場)、凌云(白埡廟)、望王山指向巴中西北角,從三面夾擊敵軍。守敵見紅軍勢不可擋,連戰皆捷,只好棄城,連夜逃竄。紅32團于1月23日解放古城巴中。同時,以紅10師的兩個團阻擊劉茂恩部。紅73師由漁溪壩進抵南江的大河口,紅219團進攻太平山與敵劉漢雄部遭遇,當即搶占有利地勢,先敵展開,擊潰該敵一團,占據了太平山頂的尖山子。紅軍乘勝追擊,逼近南江城下,守城敵軍不戰而逃,1933年2月1日,紅73師解放南江縣城,并繼續向西發展。至此紅軍入川1月余,解放了通江、南江、巴中等縣,全殲敵3個團,擊潰敵人8個團及部分地方民團,奠定了建立革命根據地的基礎,揭開了四川現代史上新的一頁。如今,八十年的時光轉瞬即逝,說長也長,說短也短,老一輩的革命家們相繼去世,但是他們英勇的事跡卻將永遠的刻在巴中人民、全國人民的心中。對先烈們的崇敬之情也將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。為了表達對先烈們的緬懷,到至今,在巴中這塊古城中,到處都留有當年紅軍先烈們艱苦卓絕的斗爭遺跡,如:全國最大的紅軍烈士陵園、鄧小平、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親筆題詞的“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、“劉伯堅烈士紀念碑”、“紅四方面軍總指揮部舊址”,甚至為先烈們建立了一個全國最大的將帥碑林——川陜蘇區將帥碑林。

巴中紅軍紀念塔

1993年,經四川省政府批準,在川陜省委、省蘇維埃政府所在地——歷史文化名城巴中市南郊南龕山頂,建立了川陜蘇區將帥碑林。之后,為建設這座將帥碑林,十六年來,參加籌建碑林的的全體同志,在倡建者張崇魚的帶領下,歷經漫漫征程,克服重重困難,在沒有專人、專款、專門辦公室和電話的艱苦條件下,先后122次,行程60余萬公里,拜訪了1000多個單位和3000多紅軍將士及親屬,征集到中央領導和解放軍高級將領江澤民、喬石、劉華清、張震、張萬年、遲浩田、洪學智、李德生、張愛萍等的題詞500余件,收集紅軍將士名錄10415人,紅軍烈士名錄121585人,紅軍史料近2000冊共三億多字,紅軍將士的簡歷、照片、手跡8000余件,收集紅軍將士捐獻的紀念物品3000余件;籌集建碑資金1400余萬元,現有1932名將士立單碑,他們分布在29個省、市、區。其中四川494人,北京338人等。其中有:元帥1人,國家領導13人,大將3人,上將24人,中將71人,少將209人,省軍職584人,地師職1063人;有女紅軍148人,夫婦紅軍108人,刻入英名紀念碑的8.5萬人中有省軍職948人,地師職2898人,27—37年犧牲的師團職烈士1124人,紅軍烈士7、7萬人,知名女紅軍138人。現在,將帥碑林已成為重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成為中國碑林史上又一宏大景觀。

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 冠军pk10人工计划群 山西时时彩快乐10分钟 三晋棋牌 吉林时时在哪里可以买 093彩票手机版 洗车行单纯洗车赚钱吗 飞艇计划如何最稳 快乐12前三直选走势图 癸花宝典王中王三肖六码 江西麻将十三烂打法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统计 七星彩软件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福利彩票双色球趋势图 时时彩后2稳赚 炒股100个人有多少人能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