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龕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

南龕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

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

血灑的沃土:

上世紀三十年代初,盡管大巴山交通不暢,信息閉塞,但進步思想傳播巴中。中共巴中中心縣委建立,多次發動群眾進行反國民黨苛捐雜稅的學生運動、農民運動,巴城師生千余人反鴉片稅游行罷課,一度震驚南京政府。正當巴中地下黨組織乘勢準備進行武裝暴動之際,獲悉紅軍即將挺進川陜交界的通江,于是廣泛宣傳紅軍宗旨,并派出交通員吳瑞林等人秘密前往迎接。
1932年12月18日,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無畏艱險穿越大巴山,進入通江兩河口。地下黨員及時聯絡一路向導,于1933年1月23日解放巴中,巴城人民奔走相告,熱烈歡迎遠道而來的紅軍。彩旗飄揚,鑼鼓喧天,人們載歌載舞,隨即建立起蘇維埃政府,開展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,廣大勞苦大眾從此有了笑顏。紅軍入川月余,川軍制定了“三路圍攻”的作戰計劃,地處巴城要沖的南龕山首次迎來大戰。
1933年2月18日,敵一路司令李煒如帶兩個主力師渡過恩陽河后,分兩路向巴河左岸推進,企圖奪取巴中城。紅四方面軍總指揮徐向前親赴南龕山查看地形,運籌帷幄,即令紅12師副師長兼34團團長許世友與36團,布防于巴中城西的西華山、玉皇廟、東興場、平梁寨等地,充分利用險要地形,依托工事節節抗敵。2月27日,敵迫近巴中城西南的大連山、南龕山一線,在猛烈炮火的掩護下,發起全線瘋狂進攻。紅軍經過頑強固守,并適時進行反擊,殲滅敵大量有生力量。僅在南龕山北坡就斃敵100多人,傷敵數十人,繳獲步槍100余支、機槍數挺、迫擊炮兩門。
巴中人民為紅軍取得的勝利歡欣鼓舞,革命熱情高漲,送糧送豬,積極支援作戰,巴城的數家烤餅店晝夜加工上萬個芝麻餅,保障紅軍后勤供給。
2月28日,敵又以三個團的兵力輪番向南龕山周圍的紅軍陣地進擊,見久攻不下,便以“凡攻入紅軍陣地者,每人賞大洋十元,官升一級”而組成“敢死隊”,整營、整團向紅軍陣地撲來,雖經五六次進攻,但終被紅軍打退。3月3日敵軍一個團,趁紅軍據守回風的一個連調防部署之機,從大連山、小連山向南龕山發起猛攻,企圖從正面沖破紅軍防線。下午四時許,紅24團、35團預備隊踏入冰冷河水,分別在巴河中壩和江北柳津橋一帶200多米寬的河面上,搭起浮橋出擊敵人。經過激戰,殲敵1000余人,俘敵400多名,繳獲槍械物資甚多。紅軍在三天三夜的阻擊與反擊戰中,予敵以沉重打擊,迫其退至恩陽等地。
南龕山之戰是紅四方面軍入川以來在巴中的著名戰役之一。此役,紅軍亦付出了較大犧牲,但為反“三路圍攻”和反“六路圍攻”創造了條件,贏得了戰機,更與巴中人民結下了魚水深情。

人民的敬意:

紅軍在巴中地區兩年多的戰斗歲月里,撒播了革命種子,建立了人民政權,12萬優秀兒女爭相參加紅軍。他們轉戰巴山,會師長征,英勇抗日,決戰解放,其中4萬多人獻出了寶貴生命,為中國革命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。毛澤東主席盛贊:川陜蘇區為全國第二大蘇區。
新中國成立后,巴中人民沒有忘記那些長眠在紅色土地上的英烈,以特有的情感傳承和光大紅軍精神。1951年成立了“巴中縣人民文化博物館”,重點反映土地革命戰爭時期,川陜革命根據地的發展歷史進程。1957年巴中縣人民委員會批準在南龕山下修建了烈士陵園,為40位忠骨勒石立碑。1984年并進行擴建,同時修建了高11米的塔形紀念碑,原國家主席李先念親自題寫“為創建川陜根據地壯烈犧牲的烈士們永垂不朽”。
1958年又建立了“巴中縣革命博物館”,1979年3月更名,由鄧小平同志親筆題寫了“川陜革命根據地博物館”館名。新館于1984年建成于南龕山腰,占地面積13300平方米,建筑面積4549平方米,系列建筑雄偉壯觀,綠樹紅墻相得益彰。當年征戰在此,時過49年后重回故地視察的許世友將軍,感慨巴中人民的濃濃情懷,稱贊它是歷史見證、繼往開來的好教材。
紅軍精神氣壯山河,紅色歷史感召后人。而今已80高齡的張崇魚老人,追尋紅軍足跡長達24年,書寫了家喻戶曉的紅色傳奇。1992年在紀念紅軍入川六十周年慶典活動準備中,他深為紅軍英勇、悲壯的事跡感染,默默立誓,矢志不渝。在他的積極呼吁和奔走下,1993年經省政府批準,在南龕山頂建設川陜蘇區將帥碑林。從此,老人只身自費踏上了漫長而艱辛的籌建之路,先后出訪300多次,拜訪紅軍將士及家屬1700余人,收集紅軍名錄13.8萬余人,紀念物品1.2萬余件,整理編著紅軍史料2億多條,籌措資金3500余萬元……這對于一個老者來講,精神與毅力是多么難能可貴啊!人們試圖從他身上尋找動因,其實答案很簡單,那就是敬仰的赤誠,那就是傳承的力量,那就是一名老共產黨員的終極追求!
在張老的影響下,一些退休老教師、老干部,還有年輕后生紛紛加入搶救紅軍歷史文化之列,成為名副其實的紅色傳人。
南龕山頂原有近200畝橘園,曾是巴州區良種場,春華秋實,紅果滿枝。一紙開發建設號令,人們不講價錢,果樹一夜之間落戶他鄉,40多名員工成為碑林護工,并以碑林人而自豪。
“二十余載,歷盡艱辛成大業;八方支援,鑄就豐碑勵后人”。有識之士高度評價這一紅色成果,也深刻詮釋了“全國最大紅軍碑林”的浩大與深遠。

石刻

這是一組特別的數字——

將帥碑林:建有紅色景觀20個;紅軍將士英名紀念碑:刻有紅軍烈士名錄13.8萬人;碑林長廊:鑲嵌元帥、國家領導等個人紀念碑4280塊;紀念像園:雕刻紅四方面軍主要將領半身紀念像11位;紅軍陵園:安放紅軍將士骨灰600余位;將帥碑林紀念館:收集展出紀念物品8000多件。

熱血鑄就巍峨豐碑,信念昭示繼往開來。最具代表性的當數紅軍將士英名紀念碑,位于南龕山頂碑林園區北側,主碑呈四面體,高9.7米,意為創建川陜革命根據地的紅四方面軍,碑系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時所建。“川陜蘇區紅軍將士英名紀念碑”的碑名,分別由李真和張志堅將軍題寫。紀念碑通高12.23米,寓意通、南、巴(含今平昌)12萬人參加紅軍,并建立了1省2道23個縣(市)的蘇維埃政權。

2011年6月,原成都軍區在南龕山頂北面援建了“紅軍紀念碑”,與西北面的紅軍將士英名紀念碑遙相呼應,幾十里外清晰可見。或許人們望不到巴城,卻首先看到高聳的紅色地標。每當夜幕降臨,射燈照亮碑體,兩座碑上的紅五星閃爍光芒,成為名副其實的“望紅臺”,也是先烈接受后代瞻仰的“檢閱臺”。本土詩人為此寫下:“望紅臺上紅旗展,十萬英靈若等閑。喜看巴中今勝昔,忠魂含笑淚長潸”的感懷詩句。

時代的告慰:
翻開歷史新一頁,站在剛竣工的飛霞閣上,鳥瞰南龕四周,古老與現代,傳承與文明交相輝映,盡收眼底,美好巴中的巨大變遷,告慰著先輩,更啟迪著未來。
南龕山英名薈萃,氣勢恢宏,博大精深,成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重要的紅色旅游圣地,榮膺國家4A景區。黨和國家領導人江澤民、喬石、溫家寶和解放軍高級將領劉華清、張震、張愛萍、洪學智等先后題詞、到訪,參觀者近千萬人次,這張享譽全國的紅色文化名片,贏得世人矚目。于是有了以文化的形式加以傳承、以產業激活其生命力的思路。2012年,南龕文化產業園破土動工,規劃面積達9.42平方公里,核心區0.68平方公里。伴隨隆隆機聲,這里悄然裂變,文化園區已具雛形。先前抗敵的天然屏障,已由盤山大道所跨越,荊棘的山坡變成了主題園區,其精髓的紅色板塊正擴容增位,許許多多的紅軍將魂歸故里,相伴他們的是老區人民的溫情守護。過去的戰場,隨著旅游升溫,今天成為人們走進巴中、追憶歷史、感念先輩的講堂,一個永恒的課題,定把紅色文化、紅色基因傳下去。這,不正是80多年后的信仰嗎?
看《望紅臺》搬上舞臺,情節催人淚下;看八方賓客紛至沓來,領略將士風采;看巴城人民鐘情精神家園,仰望紅色星辰。
這不朽的紅色,正是巴中人民的精神驕傲,也是革命老區的文化財富。靈魂升華,光照千秋,恰似巴河之水源遠流長。秉承擁軍傳統,巴中躋身“全國雙擁模范城”。
滄桑歷史,發展畫卷。84年前,巴城九井十八街,人口不過數千,而今城區面積達27平方公里,人口突破40萬,最后一塊百年小街已褪去曾經的光環,現代高樓大廈矗立巴河兩岸,夜色闌珊,蔚為壯觀。公路、鐵路、高速路縱橫交織,東西南北中,條條大道匯巴中。如果說,當年紅軍架設浮橋是戰勝敵人的通道,那么,今天橫臥巴城兩岸的巴河大橋、麻柳灣大橋、三號大橋、回風大橋、晏陽初大橋等12座公路橋,則是巴城人民幸福生活的快車道。

川陜蘇區紅軍將士英名紀念碑

一直以來,巴中人民發揚“智勇堅定,排難創新,團結奮斗,不勝不休”的紅軍精神,追求幸福美好生活,續寫著先烈未竟事業的時代篇章,從而創造了享譽全國的治愚治水、扶貧攻堅的“巴中經驗”;寧愿苦干,不愿苦熬的“巴中精神”;易地搬遷,脫貧奔康的“巴中模式”。而今的城市布局、新村建設、產業培育、文化衛生等經濟社會事業突飛猛進,“詩意山水,五彩巴中”異彩紛呈。乘著西部綠色經濟示范區、全國扶貧開發示范區、秦巴山區開發中心城市和川陜革命老區振興發展規劃的強勁東風,巴中兒女不忘初心,正以紅色之山、英雄之山的氣概,意氣風發地逐夢在脫貧攻堅之路上,一個共同而堅定的心聲:請十萬英烈在此檢閱吧!

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