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中名人簡譜——張必祿

巴中名人簡譜——張必祿

張必祿

張必祿(清乾隆時期——1851),字培齋,號壽軒,萬源市大沙鄉山鼓嶺人(清中期屬巴州管轄)。張必祿從小習武,嘉慶初年,應征從戎,服役巴州營中,因作戰英勇,所向披靡,受到昭勇楊侯深賞識。嘉慶二十一年(1816),以軍功卓越任參將。道光四年(1824),調任太平游擊(駐今萬源市城區)。道光六年(1826),新疆南疆發生分裂叛亂,清政府調張必祿赴新疆平叛,剿滅叛亂勢力,收復失地,道光帝賜“勵勇巴圖魯(滿語,意為勇士)”稱號,升副將。道光十五年(1835),調任建昌(今四川西昌)鎮總兵,隨后,先后任四川、云南、貴州提督,從一品。道光二十一年一月(1941),清政府對英宣戰,鴉片戰爭爆發,張必祿奉命從四川趕赴廣州,屯守沙面,抵抗英國侵略軍,擊沉英軍戰艦二艘,擊傷三艘,擊斃英兵數百名,重創英軍艦隊,沉重打擊殖民者囂張氣焰,被贊為“四川抗英第一人”、“四川抗英第一名將”。道光二十六年(1846),因功績顯赫,年事已高,以原品賜歸,在籍支食全俸,居巴州城(今巴中市)。

故居

“四川抗英第一人”簡述

廣州市荔灣區沙面南堤上矗立著一對古炮,約一人高,三四米長,每尊重4000公斤,炮口直指白鵝潭,炮身歷經歲月的洗禮,破損斑駁,爬滿銹跡,顯得滄桑、威嚴。這兩門炮是清代西炮臺的遺物,曾經在鴉片戰爭中狠狠痛擊過英軍艦隊!它見證了廣州軍民不屈不撓的抗侮戰斗,也見證了達州反侵略英雄張必祿的赫赫戰功。

張必祿生長的道光時代,是清政府仍以“天朝上國”自居,虛驕自大,閉目塞聽的時代。在這期間,歐美列強飛速發展,外國商人為牟取暴利,從華南將大量鴉片走私輸入中國,鴉片的泛濫,影響了民眾的身心健康,使吏治敗壞導致中國白銀外流,政府財政收入短絀。1839年4月,林則徐在虎門海灘當眾銷毀二萬余箱鴉片,一場由英國資產階級挑起的侵略戰爭隨之爆發。1841年1月清政府終于對英宣戰,并派皇侄奕山為靖逆將軍,率兵赴廣東作戰。奕山立即從四川、湖南征調兵力,張必祿得令后,馬不停蹄趕赴廣州,屯守沙面,抵抗英國侵略軍。

抗英第一人

沙面在清代是廣州城的江防要塞,乾隆年間在這里設有西炮臺,扼守著廣州城的西南面。1841年二月,英軍攻占虎門炮臺,由于駐廣州欽差大臣琦善投降賣國,撤除江防守備,使英國侵略軍得以長驅直進,闖入廣州珠江。

1841年5月21日夜半,水師提督張必祿率領七百余名精通水性的川兵在黑夜的遮掩下,暗攜火箭、火彈、噴筒、鉤鐮,從西炮臺乘小舟對泊于白鵝潭一帶的英軍船艦展開全面攻擊,他們用長鉤將船鉤住,拋擲火箭、火彈。戰斗中,張必祿身先士卒,在全身多處負傷的情況下,仍然率領士兵英勇作戰。由于侵略者船堅炮利,戰斗很快失敗,張必祿只得率眾退守到沙面的西炮臺堅持戰斗。他們以城防大炮猛烈攻擊英軍艦隊,英軍大敗,倉皇逃遁。經過22日至24日三天的戰斗,前后擊沉二艘、擊傷三艘,擊斃英兵數百名,重創英軍艦隊,有力地打擊了英國殖民者的囂張氣焰。25日,張必祿分兵迎擊自四方炮臺來襲的英軍陸戰隊,最后彈藥用盡,只得撤退。不久,廣州失陷。

張必祿率領川軍抗擊侵略者是四川歷史上的第一次,比二戰中65萬川軍喋血抗日戰場早了足足一百年。在張必祿身上,體現了“國家興亡、匹夫有責”的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,體現了中國人民敢于反抗侵略的英雄氣概,他是達州人民的驕傲。

盡管如此,張必祿也無法擺脫那個時代、那個階級的束縛,他的一生中也沾滿了人民的鮮血。嘉慶十九年(1814年),清溪縣(今漢源縣)松坪土司管轄的呷支彝民于啯嚕巖“造反”,時任冕山都司的張必祿同峨邊游擊唐文淑、黎雅游擊馬鎮雄率官兵3千余名分三路包抄兜剿,鎮壓了彝族起義,殘殺彝民數百人。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二月,云南永昌回民起義,云南提督張必祿率兵進行了圍剿。咸豐元年(1850年),上帝教在廣西如火如荼地開展,巡撫鄭祖琛年老無能,無法控制局面。清廷立即起用貶官在家的林則徐為欽差大臣,命令云南提督張必祿等人趕赴廣西圍剿。可惜的是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勢,兩位給大清王朝掙足臉面的抗英英雄林則徐、張必祿也無力挽大廈之將傾了。清廷命令林則徐繼任廣西巡撫的諭旨達到時,林已死去五日。一月后的12月10日,張必祿也死在廣西潯州。

文書記錄

如今,位于石窩鄉三村的張必祿墓靜靜地躺在荒草叢蕪中,夕陽下,高大威嚴的張必祿墓顯得孤獨而凄涼。遺憾的是,到2006年的今天,翻爛《萬源縣志》卻仍然找不到張必祿的名字,這怎能不讓人扼腕墓道,愴然長嘆!張必祿那柄深藏在萬源文物管理所倉庫的七星寶劍,什么時間才能重現它的光芒呢?


咸豐元年(1851),廣西洪秀全造反,朝廷正當緊急用人之際,才繼位四個月的咸豐皇帝便立即起用先帝時的元老重臣張必祿,令速赴廣西幫辦軍務。張必祿不顧老邁之軀,率綠營兵三千,晝夜兼程,經貴州入廣西,于十一月十二日抵達潯州城時(今廣西桂平),因勞累過度和疾病惡化而逝世。咸豐皇帝為鼓勵將士忠勇,且尊重先帝老臣,便以優厚待遇,賜封為“太子太保”、謚號“武壯士”,遺體葬于巴州平梁城(今巴中市巴州區平梁鄉平梁寨),墓葬規模宏大,裝飾華麗,由朝廷翰林撰祭文和碑文。

碑文

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