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山民宿頂端廣告

文化到旅游差一張紙 旅游到文化差一座山

文化到旅游差一張紙 旅游到文化差一座山

     在這短短的一年內,“文旅融合”這個詞已經被我們說爛了,文旅產業這個概念也已經逐漸形成。文化到旅游其實只差“一張紙”,這張紙就是市場。旅游到文化中間差了一座山,這座山就是學問。 三亞的定位應該是”世界級奢華旅游目的地“,如果這個定位問題解決了,三亞現在所有的旅游企業日子就都好過了。4月11-12日,在三亞市人民政府支持、中國旅游研究院指導下,由新旅界主辦、三亞市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局協辦的第三屆中國文旅產業年會暨2018中國文旅風尚榜頒獎盛典,在海南省三亞市順利召開。會上,世界城市旅游聯合會首席專家魏小安發表精彩演講,以下為現場實錄(有刪

節):


世界城市旅游聯合會首席專家魏小安

     在這短短的一年內,“文旅融合”這個詞已經被我們說爛了,文旅產業這個概念也已經逐漸形成。其實,文旅融合不是新概念,但這次我們強調的是新融合。我們當前形成文旅融合這個概念,其實有很大的偶然性。去年國務院機構改革把旅游局和文化部合并到一起,因此我們現在就談文旅融合。如果當時旅游局是跟商務部合并在一起,是不是我們今天就談商旅結合了?如果旅游局跟交通部融合一起,是不是談交旅融合? 在日本,旅游主管部門就是運輸省觀光局;英國的旅游部是在勞動部,原因是更加看中旅游創造就業的功能;美國索性沒有旅游局。所以我想說的是,部門怎么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旅游產業自身實際的發展。


     從旅游業發展歷史來看,四十年的文旅融合我覺得不是新概念,很早之前,文旅融合就已經開始了,那是產品層面的融合。發展主體、機構改革、行政改革層面的融合是去年開始的。所以,我認為現在是文旅的新融合,新融合是產業融合、全面融合,最終是生活融合、幸福融合。文旅新融合是貫穿始終的發展融合。


     這一年來跟文化部門接觸很多,發現文化部門的專家也變了。以前參加文化部門的會議,一堆文化專家攻擊我,我是少數派甚至孤立派。但是現在不同了,文化人都開始關注旅游了。


    文化到旅游其實只差“一張紙”,這張紙就是市場。故宮單院長(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單霽翔)從來不說旅游,也不說故宮游客有多少,只說“參觀者”多少。實際上他做的事,都是捅破了文化到旅游的這張紙。


    那旅游到文化呢,中間差了一座山,這座山就是學問。這是一個大學問,這兩天我在三亞,動不動就聽到別人談黎苗文化。我說這個說法最好打住,苗文化在海南基本沒有多少,而黎族的文化沒有文字,沒有真正的傳承,沒有悠久的歷史,所以這個文化是比較粗糙的。檳榔谷(檳榔谷黎苗文化旅游區)是以黎族文化為中心的,但做了那么久,他們做的還是表層,我說挖掘一個深層的文化看看,到底也挖不出來。因為這個文化就是這樣,旅游到文化差了大學問。


    類似的,從旅游到資本只差一張紙,就是”模式“。旅游項目,如果你有一個好的模式,那你不缺錢。但資本到旅游差了一座山,就是文化。很多資本方是很牛的,它總說”你旅游有什么難搞的“。確實,旅游沒有什么難的,但是用它資本的模式套旅游,永遠套不好。那套不好,資本你就不要進入了,但它們還在進入。


文旅融合的爭議與誤區


    歷史上來看,中國的傳統文化資源極其豐富,也是旅游起步的關鍵。故宮和兵馬俑成為中國文化旅游的代表,直至今日仍然是中國旅游在世界上的典范。所以旅游發展第一個階段,文化資源是吸引外國旅游者的重中之重,也成為各地旅游的重中之重。


    所以說,其實1978年文旅就已經開始融合了,那個時候是產品層面的融合。之后產品逐步豐富,然后一步一步地發展,現在是深度的發展,非物質文化遺產旅游都提出來了。


    我現在擔心的不是文旅融合不融合了,而是擔心有些融合唱得過了頭,這個過程是文化跟旅游相伴相生的過程。


    去年文化和旅游部的機構改革是順理成章、水到渠成。但文旅融合的過程總有爭議。文旅資源的保護與利用是爭議的核心,具體來看,索道建設、資源利用、遺產問題成為三個焦點,這不僅是文化部門,也涉及建設部門等。


    其實,這里面有五大誤區。誤區一,文化原教旨主義,保護至高無上。保護與利用中,過分強調保護。但是唱高調我比你們會唱,問題是唱這個高調有意義嗎?一味強調保護如果沒有利用,你保護能做到位嗎?


    誤區二,居高臨下,保護的口號隱含著利益,專家至高無上。我不信專家沒有利益,但是專家一談保護好像就至高無上,而且永遠在制高點上,永遠批評旅游,我很不接受這個。


    誤區三,焚琴煮鶴,名是重文化,實則毀文化。


    誤區四,強調開發忽視保護。


    誤區五,口口聲聲以人為本,時時處處與人為敵。這個誤區是始終存在的,尤其城市化發展過程當中,很多領導關注的是形式,但是不要細節,強化保護、淡化開發,強化利用,整合資源,強化實踐,注重利益,強化和諧,注重發展。


如果形成一個好的利益關系,就會形成一個好的保護機制,才會真正的保護。傳統文化需要通過現代解讀,傳統文化有學術的意義也有研究的價值,但是沒有市場的價值,沒有商品的價值,那就談不上保護機制。傳統的資源要變成現代的產品,傳統產品要與現代市場相結合。


文旅融合的新定位、新要求


    文化跟旅游再融合,在機構調整之后,今年提出來理念融合、轉型融合、職能融合、產業融合、市場融合、服務融合,這個是政府給自己提的,行業不存在這些問題。但是要達到真正的融合和深融合,我們行業要做的就是不要做假融合跟淺融合。


    這樣自然涉及到兩個問題:第一個問題就是文化的產業化。文化的產業就是文化產業?我認為還不成立,一個經濟現象不足以成為產業。從發展來說,各地都說打造文化產業,我認為文化產業是打造不出來的,是培育出來的,是創造出來的。旅游應該成為文化的市場發展基礎,旅游促進文化產業化。


    第二個問題是文化轉旅游的事業化。旅游事業化,八十年代旅游從外事事業轉化為經濟產業,在這之前旅游是外事工作的組合部分。那個時候明確旅游是經濟產業戰略的適度超前;九十年代旅游開始產業化,98年確立為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;新世紀開始,把旅游當作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來培育。


    現在,旅游面臨著一個新的任務就是社會事業。旅游一個方面需要產業化,另一方面,旅游需要事業化,這個事業是社會事業,這個是旅游業的新時代、新定位、新要求,也是文旅融合的新任務。


    這個問題還沒有被提出來,更談不上破題。旅游已經變成了一種剛性需求,民生是現在最大的政策,為了滿足民生,我們需要社會公共產品的豐富和提升旅游的事業化。


新型的旅游文化


    旅游文化,可以概括為三句話:以突出的特色為文化形式,以豐厚的品味為文化內涵,以人本主義精神為文化本質。


    文化本質的基本要求是人本主義精神。對于中國這個具有幾千年皇權主義傳統和官本位意識的國家來說,普遍缺乏人本主義精神是我們與旅游發達國家最大的差距,尤其是從大眾旅游角度來看更為突出,文化創新的最主要的工作也首先要放在這方面。


    旅游區的文化目標,要在各個細節上體現了對人的關心和尊重。所以在具體操作上面需要強化五個重點:差異度、文化度、舒適度、方便度、幸福度。


    文化旅游的創新,還需要把握”兩個文化“。一是異質文化,二是同質文化。不能老說異質文化,比如我們現在很多地方追求樹屋,我住了一晚上樹屋,第二天搬家到酒店了,因為樹屋睡不踏實,樹屋不是我們老同志享受的東西。


    上個月我到迪拜的亞特蘭蒂斯住了三晚,它的設備設施已經很陳舊了,里面很多內容也不足了,比起三亞的亞特蘭蒂斯差了一個檔次,但是一個晚上賣四五千。三亞亞特蘭蒂斯淡季只賣兩千,價格比別人差一倍。為什么?很簡單,政府一到旺季就開始管制價格。我多問一句,旺季管制價格,那淡季的時候有沒有價格補貼?


    實際上這就是同質文化跟異質文化的混淆,說到底是定位的錯位。最近十天我兩次到三亞密集調研,各類企業我都跑了一下,有這個感覺:三亞旅游業的戰略定位錯了。三亞的定位是要做全國人民的度假村,但這么遠的三亞,怎么可能變成全國人民的度假村?


   

    三亞這么遠,這么貴的機票,所以三亞應該是富人的天堂、中產的盛筵、窮人的機會,窮人抓住就業機會跟發展的機會。三亞應該是世界級的奢華旅游目的地。如果這個定位問題解決了,三亞現在所有的旅游企業日子就都好了。


    異質文化跟同質文化要有機結合,最后形成幾個力:視覺震撼力、歷史穿透力、文化吸引力。文化不是說一說,不僅體現大面上,更重要體現細節,細節產生吸引力,細節創造競爭力,所以需要我們一步一步的調整,在研究開發過程把握這種特色,簡單的說不能劃等號。歷史、文化、科研價值這是一個體系,體驗市場審美價值是另外的一個體系。


    所以,文化有側重提升需求,旅游要避免低俗化,這就要求小題大做、偏題正做、虛題實做,遠題近做、洋題中做、中題洋做。方法上面我們可以各種各樣的交織,不拘一格,但不能說我們傳統文化博大精深,但是做起來就只能怎么怎么做。我覺得還是要”稀奇古怪出思路,吹毛求疵扣細節,倒行逆施謀發展“。我們能不能做到位,這是關鍵。


    其實,旅游就是一個綜合性的產業,旅游跟其他企業很多產業可以融合,文旅融合是一個起點,我希望從文旅融合開始,達到農旅融合、交旅融合、商旅融合,這樣旅游還發展不起來嗎?



福彩湖北快3开奖结果